炉石传说暴雪嘉年华半决赛Ostkaka和ThijsNL的对局让我唏嘘不已。太子在2015年的努力有目共睹,高达1414的gosu积分无人能及,刻苦的训练,稳定的发挥,良好的心态,堪称全能的太子等来了最终一刻离嘉年华总决赛只有一步之遥。反观Ostkaka这边,一贯谦虚的态度,冷静的临场处理,这些良好的素质让他得以击败太子,踏入嘉年华最后的征程。

但,一切的顺理成章,回味起来都那么悠长。整场比赛充满了太多看点,在职业上,二人几乎是镜像对阵,Ostkaka是冰法、奴隶战和刀油贼,太子是冰法、奴隶战和龙牧。两人大战两个小时才最终分出胜负,太子2:3惜败于Ostkaka,可谓是2015年最经典战役之一。太子被Ostkaka的冰法斩杀之后,流露出无奈的笑,是失意还是不甘?今天,为大家带来这场嘉年华半决赛的分析。

在这一回合中,Ostkaka展示了相当细腻的操作。如今奴隶战失去了原本强大的三位一体,只能靠还算靠谱的铺、站场能力给敌人压力。牧师的2攻站场生物,也再不是奴隶站的肥料,面对牧师的这种场面,必须要解,交斩杀,否则收割机直接站场之类的打法可以说是完全白送,也影响未来奴隶主的铺场效果。既然需要交斩杀,那么还剩下三费,正好是一个暴乱的费用,那么问题来了。大部分选手会先上暴乱,配合死亡之咬的亡语旋风斩效果,可以做出一个3血5攻的暴乱。问题出在哪里?

你忽视了敌人的卡组构成。太子的牧师是龙牧,5费上有着黑翼腐蚀者这个关键生物存在,如果3血的暴乱被黑翼点掉,奴隶战就将同时失去场面和节奏,先手变后手,而一旦被龙牧抢到先手,这种平推型卡组就会给你带来许多麻烦。恰恰这回合24暴乱站场显得很稳妥,敌人还没有到登场白富美的6费,龙牧站场后,战士可用手中的第二把死亡之咬解场,暴乱依旧能够稳定站场,并且在涨攻之后脱离了密教的范围。这一手操作,细腻,高威胁。

奴隶战的6费回合。这一手,能够反观出Ostkaka经历过非常多的奴隶战与龙牧的对局,因为他一直在预防某些东西和保留某些东西,这种太程式化太保守的整体思路,导致这一手出现了一些问题。他的选择是,奴隶主,然后怒火中烧生一个,暴乱刚刚好涨到4攻,解掉龙眠教官,保留死亡之咬的一耐久。Ostkaka的想法是,这手牌能够逼龙牧的圣光炸弹出来,被炸弹的话还可以接受,如果牧师没有炸弹,下回合配合死亡之咬能够用战斗怒火过上非常多的牌。

这里提供一个可能更优的打法。34撞龙眠剩1血,用监工补掉,登场收割机。这种场面同样不怕Nova,在面对圣光炸弹的时候也更能接受。最重要的是,将奴隶主怒火中烧和配合死亡之咬战斗怒火过牌的组合技捏在手里,如果敌人打出圣光炸弹,就在7费打出这一套Combo,如果敌人打的是Nova 就拍下第二个收割机继续打脸。按照Ostkaka的打法,虽然有过很多牌的可能,但是你要去期待牧师没有圣光炸弹,而一个这样卡手的牧师,并不值得去这样赌,一旦被炸,战斗怒火将在一段时间内都不能提供手牌补充。所以我提供的打法也许更优些。

这里,Ostkaka没有选择将牧师的场面全解,而是留下了缩小,导致牧师打出了恩泽Nova的Combo。他应该是明确的知道太子的牧师带了恩泽,这种功课是肯定做了的。那么,任何时候面对一个带了恩泽的牧师,都要优先全解牧师的场面。在Ostkaka的视角上,这种打法只有一种解释。全解这个场面是需要交掉猛击的,而交掉猛击又交掉死亡之咬的最后耐久后,手中的斩杀就只能配合监工打出,而监工又想留给吼爹,这一连锁关系,导致Ostkaka贪了一手猛击斩杀,因为下回合就是牧师的9费回合。

还是要说牧师卡手的问题,一个龙牧能够卡手的牌无非就是炸弹、Nova、恩泽这种,再结合之前牧师的打法、解场方式,是可以大概读出牧师的手牌的,Ostkaka应该是没有认真读牌。我们来想,这手猛击一个北郡,死亡之咬砍缩小,用收割机解掉另一个北郡,再登场另一个收割机,场面上41、43两个收割机,非常稳。即使牧师真的在下回合登场了伊瑟拉这种强力生物,战士依旧可以用送掉一个收割机的代价打出斩杀,是完全可以接受的。这里强调的是,要按照正确的思路打牌,除非遇到某些非常规局面。正确的思路,以减小被惩罚的机会。

盗贼在多手牌的时候,就永远面临着一个规划问题。这里,简单的提一下规划思路。这里应该着重考虑三个问题。

一,伺机待发是交给大范还是交给疾跑。这里显然是应该交给疾跑的,面对法师的控制,你并不能保证一个身材足够的大的大范就能过给你带来胜利,你需要用伺机待发加疾跑去找到其他的核心张,比如老司机,比如更关键的洛欧塞布。

二,大范依旧是值得关注的一张牌。一个足够身材的大范虽然不一定能够带来胜利,但是却可以逼迫冰法没回合都要交出控制,比如冰环或是冰枪这种,会严重干扰法师的节奏。而一个88以上身材的大范是要严格好于66身材的,可以避免被火球直接解掉。

三,手里法术众多且有紫罗兰,需要注意一下格子问题,无数盗贼死于没有格子登场老司机和塞布。